2017年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李高山用“屈辱”形容这段行军之路,“从上海到南京,(被日军)追着,走一路打一路,没法还手。”

从欧洲到亚洲,130天跨越25国,行驶3.2万公里……